{page.title}

85岁老兵回忆68年前一场战斗,最后一番话观点与

发表时间:2019-03-07

那天夜晚月光皎洁,切实并不太适合搞突袭。兴许是认为胜券在握,有点轻敌,一营指战员还是按盘算出发了。

正处4月中旬,由于对地形不熟,向导也找不到接敌运动的地形,军队就在月光下围着敌人据点转。

谁曾想战场上的情形变革多端,并不完全按照设想发展。一营当时侦察时知道村落的西北角有条沟,只有顺着沟走就能到据点后面,而后就可发动袭击,一个冲锋打他个措手不迭,拔掉据点。而那天晚上引路的老乡不知是弛缓仍是什么别的起因,走了一半竟不认得路了。

2012年,时年85岁、曾担当上海市吴淞医院院长的新四军老兵张格海深情回忆了68年前一场鲜为人知的战役。回味无限的是,这不是一场成功的战斗,而是一次让新四军付出了两去世三伤代价的失败。这就有些颠覆人们的认知了:作为军人不标榜战功,却梦寐以求让人痛心的失败,张格海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在实现义务后,上级让二十七团放松时间休整。一营担负轮流警戒时,发现固镇日军出动向新四军边沿地区进行鲸吞、驻守活动。

胜利实现后卫任务后,二十七团又跨过路西赶到夏邑与前锋部队会合。随后又接命令,二十七团迅速返回津浦路西侧,将日伪据点太平集、大小年圩子、火神庙逐一全部铲除掉,该团接连打了一个又一个大胜仗。

据情报反映,日军是白天来夜里回,晚上固镇只有少数伪军照管。或者是求胜心切,这时候一营营长尹瑞九犯了个错误,他未经查实情况,就想趁夜顺手把驻守在固镇以西何集子的伪军常设据点端掉。

那是在1944年8月,新四军第四师第二十七团奉师长彭雪枫的命令,在一天内以急行军的速度从古邳赶到灵璧、宿县、津浦路以东地域。因获悉顽军段海洲、苗秀霖三十三师跟津浦路西顽军王毓文一个军打算前后合围新四军第四师西征大军。二十七团敏捷赶到敌人前面,将路东敌人剿灭。